青岛天气 青岛挂号 违章查询  青岛新闻网 > 体育新闻> > 正文

从“姐姐”变“妈妈” 23年 她柔出一片新天地

来源:青岛早报 作者: 2018-03-07 10:12:08 字号:A- A+

  程政,青岛体校柔道队女队教练。作为山东省第一批女子柔道队员,48岁的程政与柔道已经结缘34年。队员一批批地来,一批批地走,先后培养了于颂、李亚男、史翠娟等众多国家队队员的程政,却一直坚守在一线教练员的岗位上。而她的称呼,也从开始的“程姐姐”,变成了现在的“程妈妈”。

  青岛柔道的“大师姐”

  1984年,14岁的程政被徐殿平相中带到了柔道队。 “说实话,那时候真不知道柔道是个啥项目,可能当时徐教练觉得我性格像个男孩子,所以就想让我来试试。 ”当时刚上初中的程政,抱着就当学个防身技能的目的,开启了自己的柔道之路。

  “很苦,现在很多人都想像不到的苦。特别是冬天,穿着道服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练习,手都掏不出来。 ”回忆当年训练时的情景,程政历历在目,“当时很多人练了一阵就放弃了,当时徐教练一直鼓励我们,我也就咬牙坚持了下来。”努力总有回报,凭借一股不服输的劲头,程政在随后的全国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全国第一届城市运动会预赛冠军,1990年全国锦标赛第六名,1992年全国冠军赛第四名……多年的征战,程政获得了不少耀眼的荣耀,但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一身的伤病。25岁,她终于选择了退役。

  离开专业队,并不意味着离开柔道,程政随后进入了青岛市优秀运动队,担任女子柔道教练一职。 “我们那批队员总共有15人左右,退役后大都离开了柔道,现在从事教练的,也就有两个人了。 ”说到自己的选择,程政笑了,“当时退役后,还是有不少机会,自己也纠结了很久。总是有些舍不得,所以就选择当了一名柔道教练。 ”

  功勋教头名副其实

  退役转型当教练,这是很多优秀运动员的选择。不过,一名优秀运动员,却未必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员。这其中的道理,程政自然很明白。

  刚开始当教练,程政的热情很高,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她却发现,自己在理论方面的知识还有很大欠缺。于是,她下决心要去北体大好好充充电。“最大的困难,还是英语学习。”说起当年的那段备考经历,程政显得很骄傲,“英语基础基本没有,就从背单词开始。 ”每天训练结束,程政就在宿舍苦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如愿以偿,拿到了北体大的录取通知书。而随后的4年学习,让程政对柔道这个项目有了更好的理解,同时也让她在随后的教学工作中更加得心应手。

  23年的教练生涯,程政已经先后培养了于颂、李亚男、史翠娟、孙小倩、于丹、邵男等优秀运动员,向国家队输送高水平队员20多人次,向高一级运动队及高校输送人才近50人次。从李淑芳到刘霞,再到于颂,柔道已经成为了青岛体育的一张名片,而如今,在程政等一批教练员的悉心调教下,李亚男、史翠娟、孙小倩、于丹等现役国家队队员,都已站稳脚跟;而年龄更小的李骏、庄文娜等队员,已经在全国少年锦标赛中崭露头角。 “作为基层教练,我们要做的就是挖掘、培养出好苗子,让青岛的柔道长盛不衰。 ”

  一声“妈妈”感动一生

  在程政的手机中,保存着一段让她感动一生的视频。 “有一年我过生日,当时正在外地出差,突然手机来了段视频,打开一看,直接泪奔了。”视频中,几名小队员在自己的宿舍中逐个出场,为她们的“程妈妈”祝贺生日。在这些小队员的心中,“程教练”已经变成了她们的“程妈妈”。

  的确,程政队里的队员们,大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。在同龄人都还在家里享受父母的宠爱时,她们却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。对于程政而言,在训练场上,她是教练,而训练场下,她更多是以妈妈的形象出现,“这些孩子其实年龄都很小,很多事情都要去关心,特别是那些刚刚进队的小队员,生活上更需要教练的帮助。其实在我们体校,这种情况是非常普遍,教练们都跟我一样,把队员们当自己的孩子来看待。 ”

  作为一名教练,程政是优秀的,但作为女儿、妻子甚至是母亲,程政自认是不合格的。“女儿从小学三年级开始,就脖子上挂着钥匙,从福州路坐公交车去文登路上学了。”提到自己的女儿,程政心里总是充满愧疚,“孩子出生4个半月,因为要带队参加城运会,所以干脆给断奶了,直接送到她姥姥家,直到上小学才回到我身边。如今,女儿大了,明白了我的工作,对我也特别支持。平常最多的就是通过视频跟我聊聊天,还让我注意身体,别太操劳,这也让我总算放下了心里这块大石头。 ”

  本版撰稿记者许诺摄影记者韩星

 

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:
-

青岛新闻

我要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');